谢鹤言

谢鹤言其人——

薛瑶/朝俞/长顾/舟渡/陆林/忘羡/戎南/祁炀吹

恶友费渡谢俞死忠
东西楼大佬是毕生梦想
黑遍是全职梦

一个假的写手/coser
产薛瑶粮的太太都是天使

每天都要吹一遍729。这是工作

我不是凝视深渊的人,我就是深渊。——费渡

谢俞,还有我不涂黑色指甲油——谢俞

写同人基本看paro。写段子基本靠私设。


产你想吃的粮而且你还吃的下就关注,不产吃不下就取关,别有压力。

这几年基本都是mx三部曲。重点划出薛瑶。我爱恶友。就这样

洞房花烛夜x

照例还是来自 @搁浅假日 小可爱x
你不要给我开脑洞了!!不然你自己写!脑洞好有意思但是不想写x(咸鱼趴)


"师妹,我美吗?" 江澄轻轻挑开红盖头,一手揽过魏无羡的细腰,挑起起魏无羡的下巴,略勾嘴角。

"美,师兄怎能不美" 魏无羡揽着江澄脖子吻了下去"啧,晚吟可不也是惊为天人,便宜夫君,嗯?" 噗,烛火灭了。

一个时辰后...... "魏婴!你他妈洒符也不分场合!"江澄吐了一口泥,一脚踹向魏婴。

"哎呀,澄澄你又不是不是不知那女鬼狡猾得紧,要抓她多不易,师兄这不是为你好嘛"魏无羡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泪水,开口便是娇弱女子嗓音"夫君呀,你这可真伤了妾身的心,莫不是得了妾身便又弃如敝履?"

江澄顿觉一阵冷意袭来,皮笑肉不笑道"很好,魏无羡,为 夫今日便清理门..."

"哎!景仪,思追啊"魏无羡无视江澄搂住蓝思追脖子道,"法子不错,一下子便解决了。含光君没...." 却见蓝思追面色惨白"前...前辈...可、可否先放开....后,后面..."

魏无羡登时觉得脊背发凉,耳边吐气如兰"惊为天人?夫君?嗯?"

"二哥哥!!含光君!蓝湛!你听我解释!呜呜~" "不听。"蓝忘机微微一笑,眸色沉沉,看向思追景仪,"雅正集,十遍。"

将魏无羡打横抱起,带着思追景仪回了云深。

"晚吟今日可开心?"蓝宗主温和笑道。

"哈哈哈哈,魏无羡,你今日终于被我摆了一道,哈哈哈哈哈....."江•魏无羡版大笑化•喜极而泣•晚吟,拍着蓝涣的肩。

蓝•假无奈•真开心•宗主"晚吟今日莫忘了为夫的谢礼。"

江•蒙逼•晚吟"......嗯?"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97 )

© 谢鹤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